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守砚夜话 >

《这一路走来》。。。
2011-11-27 15:45:56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查看原图

写毛笔字是儿时以来的爱好,能够成为“书法家”确从来没有想过。

我的家住在淮河边上一个古镇上,父亲在镇上开个茶馆。小时候,常常看着父亲用毛笔在一公分多宽的茶牌上写上“和平茶园”,觉得很好玩,慢慢地喜欢上了写字,后来写茶牌就成了我写“大字”的启蒙。上小学后,毛笔课是由语文老师兼着代的,每天要写一到两篇字,老师会用红墨水在写的好的字上画上圈圈。回到家里,父亲叫我在“草纸”(上坟用的纸钱)上练习,那是的草纸很厚、很细,杂质少,很好用,现在市面上已经见不到那种纸了。

直到七十年代后期,我才有了朋友送我的两本字帖,一本是柳公权的《玄秘塔碑》,一本是颜真卿的《勤礼碑》。这两本帖对我以后的习字打下了一定的基础。后来高中毕业、当兵、参加工作,都一直没有离开过习字,尽管是断断续续的。

八十年代中期,随着“书发热”的潮流,我对写字的热情也逐渐的升温,并参加了由张海、周俊杰、王澄等老师主办的河南书法函授中心的学习。这段时间,随着关于书法的资料接触的增多,我对书法的起源、演变、风格等有个一些初步的认识。也曾学过当时几个名家的字,现在看来那有点急功近利,走了一段弯路。

八七年有幸结识了太和的几位朋友,王金泉、杨少华兄,包括后来的白鹤等,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,开阔了我的视野,提高了眼界,知道了写字跟书法的区别。这时的我对自己写字(书法)有了更高的要求。

这期间,每遇书法高手,我都会虚心求教,我的诚意也让我收获不小。偶尔还会投投稿,在一些比赛上得过不少的所谓的“奖”,进而还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会写字的人了。

到后来,我逐渐觉得这些已经不能满足我求知的欲望。

九五年至九七年,在家境不宽裕的情况下,我自费参加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的三次学习,并且把隶书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。在刘文华老师的精心指导下,我的字跟书法搭上了边。他经典的“观念与方法”理论,至今都让我心悦诚服。(培训中心的张旭光、王亚洲、王金泉、胡秋萍、张卫东、李双阳、徐世平等老师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)就这样,我在07年以来,我连续在几个国展上入展,在过了不惑之年,取得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资格。这其中的甘苦只有我自己和我的家人知道。。。。。。

我想,不管成了成不了书法家,这辈子跟书法是分不开了,就当是个业余爱好吧。我认为书法没有第一,没有最好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,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学习,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所提高。学无止境,不比苛求。能够不停止进步,不局限于眼前成绩,就是一种进步。

这一路走来,我要感谢以上诸位恩师及同道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、鼓励、帮助和培养,感谢我的家人默默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宝华辛卯年秋夜与闽都榕城

 

  

相关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