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艺事动态 > 正文

《心守砚田情最真》——白鹤
2011-11-16 09:30:0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《心守砚田情最真》 书道一事,虽为小技,然古往今来,为之情醉神迷者,代不乏人。颍上朱君宝华,即是一位当代书痴。 宝华兄少时即喜舞文弄墨,其后求学、从军、工作,未尝有怠焉。十几年前,因苦于无名师指点...

《心守砚田情最真》

       书道一事,虽为小技,然古往今来,为之情醉神迷者,代不乏人。颍上朱君宝华,即是一位“当代书痴”。

       宝华兄少时即喜舞文弄墨,其后求学、从军、工作,未尝有怠焉。十几年前,因苦于无名师指点,其三次自费参加中书协培训学习,其时家境并不宽裕,负担亦重,此举甚为人所不解,目之为“疯子”。然其志愈笃,习之愈勤,而其书艺之进愈速也。

       太和与颍上相距不远,因“书画之乡”名声在外,吸引不少爱好者到太和“取经”,宝华兄即为来访者中最为虔诚之一位。每次来太和,宝华兄常一手持礼品,一手拿习作,其诚挚之情,每为人所感。故其来访时,王金泉、杨少华、史文涛诸兄与余等书友,若在家则必相陪也。每观其习作,诸友即赤诚相见,悉心评点,宝华兄则满心欢喜,遇有过激之言语,亦不见其有愠色,余深为叹服也!

       然太和酒风甚烈,每有饮宴,必欲使客人酒醉而后快也。每至此时,宝华兄为示其求教之诚,必满座相敬,席未过半,此君即面红耳赤,醉眼朦胧矣!而此时吾等方渐入佳境。至席散,此兄须人扶方能离座——其待人笃诚如此。

       近几年,因各自奔波,俗务所累,余与宝华兄相聚渐疏,知其客居福州,亦为稻粱之谋,不得不如此也。前数日得其短信,告知其网络书法展事宜,嘱余得闲一览,即上网拜读一遍,方知其近期书艺精进如此。其书以隶为主,虽未尽脱时人面目,然近期所作,能见其脱胎之迹,瘦硬之处,已露端倪也。

       宝华兄颜其斋曰“淮上守砚堂”,而今此堂不得不暂移福州;余之斋曰“卧雪草堂”,而今亦不得不迁至南京,此人事之变,未可预也。东坡有词句曰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正可对吾二人言也!身在何处无关,吾等以赤诚之心,安守这方砚田,何为不乐也?聊以此与宝华兄共勉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辛卯十月二十日   白鹤于金陵四明山庄

 

  

相关热词搜索: 砚田

上一篇:朱保华书法作品网络展在《中国书法家论坛》成功举办 (更多评论)
下一篇:执着的守砚者——王金泉